疫情之下,北欧知识产权应对有什么呢?
小米多看侵犯《帝少的形婚甜妻》等20部作品版权,被判赔掌阅17万
2020年4月10日
“龍井”能否注册于饮料上的商标呢?
案例:“一点点”可不是“1點點”,你们能分清吗?
2020年4月10日
全部资讯

又被告了,湖南卫视《声临其境3》被指音乐版权侵权

又被告了,湖南卫视《声临其境3》被指音乐版权侵权

4月9日,VFine Music发布版权声明,声明称湖南卫视自制出品的《声临其境3》第三季第四期节目中,韩雪、张含韵未经授权翻唱VFineMusic版权合作伙伴PattyCake、Collab Asia的音乐《Tough Love》,第三季第九期大众声咖群配版再次未经授权翻唱侵权,湖南卫视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进行商业属性的演出和传播,此举侵犯了PattyCake作为著作权人,Collab Asia作为中国大陆地区独家代理人的发行权、表演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且在使用过程中对PattyCake以及诸位表演者未进行署名,侵犯了PattyCake的署名权以及诸位表演者的表明表演者身份权。

又被告了,湖南卫视《声临其境3》被指音乐版权侵权

声明指出,2020年3月20日起,VFineMusic通过多个渠道告知湖南卫视侵权《Tough Love》事实,但湖南卫视方面始终没有作出任何回复。同时,湖南卫视《舞蹈风暴》《2019湖南卫视全球华侨华人春晚》《快乐大本营》三档节目还侵犯了《忐忑》《心如止水》《生僻字》等VFine合作版权歌曲,VFine于2020年1月13日发布维权声明,但截止今日,湖南卫视方面仍未给出解决办法,且无进一步沟通。

又被告了,湖南卫视《声临其境3》被指音乐版权侵权

对于侵权行为,VFineMusic九问湖南卫视。VFineMusic称对其一系列行径表示强烈谴责,将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以维护合法权益。

 

相信对于这样的新闻,大家已经看太多了,对于这样的事件,也算不上中国音乐圈里的新鲜事。为什么这么多年这种问题一直出现?主要是几个方面:

 

第一,我们国家音乐著作权方面并没有那么多的案例基础和相关法律支撑,各国国情并不一样,直接参考国外判例又并不是很合适。

 

第二,与音乐版权相关的原始权利主体很多很复杂 ,词曲作者、后续的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版权代理机构、集体管理组织、音乐分发平台、衍生品开发企业、演艺公司、电台电视台、电信运营商、硬件设备商、网络节目制作机构和播出平台等等。所以即使是湖南卫视这样级别的省级电视台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处理所有版权问题。

 

小编最能说,近几年版权秩序明显好转,音乐人对版权保护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但是依照我国现在的环境来说,还是需要法律的不断完善,而有关综艺节目音乐版权的规范则还是需要影视从业者提高自觉性,自觉做到“先授权,再使用”。

Q小编
Q小编
一个一直想瘦但瘦不成功的小编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