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版权局:短视频平台版权整改的成效显著,下架57万部作品
国家版权局:短视频平台版权整改的成效显著,下架57万部作品
2018年11月8日
粤港澳大湾区知识产权联盟于11月7日在广州成立
粤港澳大湾区知识产权联盟于11月7日在广州成立
2018年11月9日
全部资讯

专利遭起诉,华为恐被禁售!

专利遭起诉,华为恐被禁售!

华为的手机及通讯设备在英国恐被禁售!为何?因为华为被无限星球(Unwired Planet)指控专利侵权

近日,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上诉法院针对华为与无限星球关于移动通信标准必要专利的案件上诉作出了判决,判决维持了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在2017年4月的一审判决结果,即华为需与无线星球签署全球性专利(FRAND)许可协议并支付其手机销售额中的专利许可费,如果华为拒绝接受FRAND原则及支付许可费,法院将禁止华为在英国销售手机及通讯设备。

无限星球与华为之间的这起纠纷可以追溯至2014年3月,当时无限星球同时在英国和德国起诉华为、三星和谷歌,称三者侵犯其6件专利,其中5件为涉及2G、3G、4G相关电信标准必要专利。华为、三星和谷歌起初以无限星球提供的许可协议不符合FRAND承诺为由,拒绝了无限星球的许可协议。谷歌和三星随后均与无限星球达成和解协议,但华为仍一直与之僵持。

事实上,近年来涉及标准必要专利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件日益增多,譬如华为诉IDC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纠纷案、小米在印度被爱立信起诉专利侵权案、高通因滥用标准必要专利被调查案等,“标准必要专利”这一概念逐渐被业界知晓。基于此,这里须先定义该类型知识产权纠纷中提及的标准必要专利(SEP)。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专利侵权判定指南(2017)》第149条第3款规定,标准必要专利是指为实施技术标准而必须使用的专利。

image.png

简单来说,就是企业在产生新的科技创新时,会提交专利申请以保护知识产权。而其中有些企业则会参与进所在行业的技术标准的制定中,意在让自己获得授权的专利成为实施标准时必然要使用到的技术,这就是上述所说的标准必要专利。

一方面,标准必要专利的实施不仅仅为专利权利人带来了优势,令权利人能够拒绝给予实施人许可,更有能力设定不合理条件,索取高额的专利许可费。另一方面,标准制定机构为预防垄断,确保市场有序竞争,因此要求标准必要专利权利人作出“公平、合理、无歧视”(FRAND)承诺,即:

一、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不得无合理理由拒绝或阻碍许可;

二、许可费率应当与专利本身的价值相当,不得高于专利被纳入标准之前的许可费率;

三、对于不同的被许可人不应存在价格歧视。

以通信领域为例,现行主要通信领域技术标准包括2G、3G、4G。2G标准包括GSM和CDMA标准。GSM标准由ETSI主持制定,并在欧洲推行使用。CDMA标准由TIA主持制定,并在美国推行使用。在中国的2G时代,中国移动、中国联通运营GSM网络,中国电信运营CDMA网络。3G标准包括WCDMA、CDMA2000、TD—SCDMA标准。其中,WCDMA、TD—SCDMA标准由3GPP(The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由ETSI创立)制定并发布。WCDMA标准使用地区包括欧洲、中国。TD—SCDMA标准使用地区主要为中国。CDMA2000标准由3GPP2(The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2,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2,由TIA创立)制定并发布,使用地区包括美国、中国。CCSA(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是3GPP、3GPP2的会员。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分别使用WCDMA、CDMA2000、TD—SCDMA标准。4G标准主要是指LTE标准,由3GPP制定并发布,在欧洲、美国、中国使用。

在围绕通信领域技术标准的标准必要专利案件中,专利许可费计算成为判决难题之一,原因在于FRAND原则并没有具体规定如何定价和收费。譬如一部手机里可能有几千件专利,其中标准必要专利可能有几百件,如果以单件专利为单位进行收费,潜在的专利许可费支出可能超过产品的全部利润。因此在实际许可谈判中,涉案双方通常各执一词,意见难调,在谈判无效下,寻求司法诉讼审判的可能长达数年,对企业影响难以估量。

另外,由于通信产品的互联互通要求,无论是2G、3G还是4G,其标准都是由主流或特定的标准组织制定,相对统一,对于华为公司这类通信设备制造、服务提供商来说,既无法替代,也不可选择。华为曾在“华为诉IDC必要专利许可费率纠纷案”中,明确过其生产相关通信产品必须符合包括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分别使用的WCDMA、CDMA2000、TD—SCDMA标准在内的无线通信技术标准。如此一来,如果企业一旦与所需专利的权利人产生知识产权纠纷,通常会处于劣势地位。究其原因,在于企业拥有标准必要专利不足,且参与制定行业标准意识有限,常处于被许可方的角色,谈判筹码非常有限。

要解决这一问题,关键点仍在于企业自身。首先,企业要继续高度重视知识产权,学习、借鉴、吸取相关有益的经验和做法,扎实做研发,做出高价值专利;第二,企业在提交专利申请时就要长远考虑是否需要将专利打造为标准必要专利;第三,企业要熟悉运用国内国外关于标准必要专利的规则条款,并积极参与标准的修订,不断提高在标准必要专利方面话语权。

卡西本莫
卡西本莫
知识产权解读专家及轻度强迫症患者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