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童年的羞耻操作,你不脸红算我输!
毁童年的羞耻操作,你不脸红算我输!
2018年9月21日
中国专利申请速度领先美国和日本
中国专利申请速度领先美国和日本
2018年9月23日
全部资讯

AI翻译应量力而行,请勿打肿脸充胖子

AI翻译应量力而行,请勿打肿脸充胖子

9月20日,知乎上一个用户名名为Bell Wang发表的一篇《科大讯飞,你的AI同传操(qi)作(zha)能更风骚一点吗》的文章出现在公众眼前,由于文章质疑科大飞讯“AI同传”造假,而引起广泛关注。

作者称,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科大讯飞在上海某会场冒名使用同传译员翻译成果且打上「讯飞听见」的 Logo,且文章指出,“哪有什么 AI 同传,明明是剽窃我这个人类同传译员!”,并表示讯飞“智能翻译”压根不存在,是机器识别人类说出的翻译,再用机器声音说出来。

次日,科大飞讯作出回应说,科大讯飞从没讲过AI同传的概念,始终强调是人机耦合的模式,人工智能目前还无法替代同传,人机耦合才是未来发展之道。但仅仅一天之后,即9月22日,科大飞讯再次做出回应,回应称,在本次会议前曾与主办方沟通,出于会议的专业性考虑,主办方选择了通过转写同传语音来帮助观众理解。

What?这是什么情况?没发现就是AI,穿帮了就是人机耦合?

不可否认,近些年来人工智能发展迅速,很多人工智能产品已经开始进入人们的家中,如扫地机器人、智能保姆等,虽然它们还没有美国大片《终结者》中所描述得那么先进,但从前遥不可及的人工智能概念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却是不争的事实。

过去两年,大量资本进入AI技术初创公司,一笔笔融资应接不暇。中国尤甚,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AI初创企业总融资达到150.2亿美元,而中国AI企业融资额达到73.2亿美元,占到全球总融资额的48%,超越美国,位居全球第一。而在一年前,中国以11.3%的比例,位居全球第二。许多业界大咖都承认“人工智能是绝对存在泡沫的”。而这个泡沫往往又是合理的存在,资本泡沫让行业快速发展,随后才能大浪淘沙,留下真李逵,刺死“李鬼”。

在今年的博鳌论坛上,科技巨头腾讯公司推出的人工智能翻译器“腾讯翻译君”,居然在博鳌“翻车”了,这可能是同声传译从业者最开心的一天。

此前有机构曾专门分享过一个相关的选题:翻译成这样好意思吗?抄送搜狗同传。搜狗同传在对一位欧洲科学院院士、德国人工智能研究中心柏林所所长进行同传时,翻译的结果更是一团糟,让一个院士的演讲翻译后的信息惨不忍睹的呈现出来。由此我们看到腾讯AI翻译、搜狗同传这两家有着雄厚技术背景的产品同样都栽了跟头。

真的这么难吗?确实难!

人类的语言天然具有极大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加上在现实翻译环境下,演讲者的表达方式、讨论话题的专业性、现场声量等因素都将影响翻译的结果和质量,AI同传也毫不客气的被公认为人工智能领域最具挑战性的课题之一。

但,话说回来,作为业界不容小觑的发展力量,科大飞讯给出的解释就是,“没沟通好。”

我们虽然作为“吃瓜群众”,但我们并不“痴瓜”!甩货主办方?而且转写同传录音帮助理解?那为什么在直播时又要用机器声音再读出来?况且,请问你转写的字幕都是对的吗?Davos Forum被转写成Devil’s Forum,要点脸好不好!!

科大讯飞事前没有告知有语音识别的字幕,没有告知直播的同传是机器朗读同传经过识别出来的文稿,更没有征得同意就冒名使用了译员翻译成果,这种行为,算不算侵犯知识产权呢?然而,这锅再次甩到主办方身上,科大飞讯高级副总裁表示,主办方更适合来处理和决定同传译员的知识产权使用问题。讯飞只是针对会议进行技术支持,科大讯飞并没有直接对接同传工作人员,只是按照主办方的要求完成技术支持工作。

面对此次讯飞事件,网友们也十分愤怒,认为好好的语音识别和语音输出技术被用来弄虚作假,显露出对译员职业群体的欺压和藐视。也许有一天AI真的能做到理解自然语言,也许有一天译员这个职业会失业,但绝不是现在;真正突破性的技术也不可能由一个没有操守的公司研发出来。技术是无罪。

若不是被同传发现,外界依然会被这种模糊处理的宣传信息所欺骗,认为那就是讯飞听见实现的成果。你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在PPT上写着:本次翻译由译员xxx提供,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卡西本莫
卡西本莫
知识产权解读专家及轻度强迫症患者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