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和梅根“出走”皇室计划再起风波:“皇家”商标被禁用
哈里和梅根“出走”皇室计划再起风波:“皇家”商标被禁用
2020年2月19日
禾才IP智能云服务:足不出户,也能搞定企业知识产权
中国专利奖,为企业自主创新“导航”
2020年2月19日
全部资讯

声称疫情期间“免费”的知网,真的免费吗?

声称疫情期间“免费”的知网,真的免费吗?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因为翟姓艺人的一句“不知知网”,知网被拉上了热搜。引起了人们好一阵讨论,对其难看的赚钱吃相发起了灵魂质问。

 

今年,在疫情期间网络教育和线上学术平台都在大推“免费”的同时,知网也大推“免费”,不过这个免费是不是真的呢?我们一起来一探究竟!

声称疫情期间“免费”的知网,真的免费吗?

 

1. 谁说免费就是不交钱?

 

不久前,知网放出了“免费”的消息,很多人欢呼雀跃,这个下载论文的奢侈“网店”终于免费了。

 

可是这股开心劲还没过去,就有人发现知网并不免费。

 

很多人兴冲冲地想要打开知网的网址,想要查看和下载论文,结果发现还需要交钱。于是发出了质问。

 

重压之下,知网进行了发布说明和道歉。声称知网在疫情期间提供的免费服务项目只有三项:高校及职教用户校外漫游服务、OKMS·汇智系统以及知网研学三项。

声称疫情期间“免费”的知网,真的免费吗?

高校教职工校外漫游只是在校外上知网是免费;OKMS·汇智提供的是机构的在线协同研究、协同管理服务;而知网研学则是用于文献检索、笔记、思维导图等的学习平台。

 

其中,高校教职工校外漫游和OKMS·汇智只是服务,与学术无关。而知网研学中只有HTML碎片化内容阅读才与学术论文无关,这项服务的内容限每人每天可在线阅读文献不多于20篇。

 

所以,虽然知网声称“免费读论文”,但其实只是平台和系统免费,看论文和下载论文还是要出钱。

 

2. 学术付费,但吃相不能太难看

 

早在去年“知网事件”爆发之初,很多人就对知识付费进行了热烈讨论。

 

在翟天临牵出知网这颗大瓜之前,人们对“知网”这个全球领先的数字图书馆还是非常尊重的。

 

然而,很多学生不知道但是,学校为了让他们能免费试用知网账户,支付了高额的版权费用,许多高校还因为无法支付年费而选择停用知网。这其中,不乏北京大学、武汉理工等重要学府。知网年费高,而且每年还要涨价。据统计,自从2000年以来,知网每年的涨幅高达10%以上。

 

知识付费无可厚非,当下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知识买单,可是知网的门槛未免太高了一点。

 

根据同方股份年报显示,知网2017年度营业收入达到9.7亿元,毛利率61.23%。但是,这么高的利润,背后却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刻薄。

 

论文的稿酬是知网的重要支出,按照中国知网的稿酬支付标准,博士论文著作权人每篇论文可获得面值为400元的“CNKI网络数据库通用检索阅读卡”和100元现金稿酬;硕士论文著作权人则是300元的阅读卡和60元现金稿酬。

 

这还是博士论文和硕士论文,是十分重要的劳动成果,给出的稿酬却是阅读卡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现金报酬。

 

那么,这些论文售价是什么呢?经过知网这个平台,博士论文可以卖到25元一本,硕士论文15元一本,而知网的年下载文献总量,为20亿篇次。

 

一个知识平台,却极力压低知识创造者应得的报酬,另一边又在知识需求者那边卖高价,这个中间商的差价賺得也太多了。

 

 

3. 知网也有版权纷争

 

其实,知网除了盈利方式令人不快之外,在版权方面也曾出现过诸多纷争。

 

2018年,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简称文著协)对中国学术期刊和同方知网进行了起诉,声称其侵犯了汪曾祺作品《受戒》的著作权。

 

文著协发现,二被告未经授权,将《北京文学》《文学界》等九种期刊、杂志中刊载的《受戒》,在二被告经营的全球学术快报手机客户端通过付费下载方式提供给公众,获取非法收益。文著协经著作权人授权,对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维权。

 

2019年6月,经过两次审理,文著协获得胜诉,知网侵权成立。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这些年来,知网因为著作权被诉诸法庭已经是家常便饭,而多数原告的控诉原因就是,自己的作品在不知情且未收到稿酬的情况下,被中国知网录入。

 

疫情当前,很多平台响应号召,提出了“免费”学习的口号。比如维普确实提供了论文免费下载,网易也解锁了多款免费公开课。但知网和某些平台,到底是“免费”还是打着“免费”的幌子蹭热点,这点就很值得深思了。

http://mip.i3geek.com
Q小编
Q小编
一个一直想瘦但瘦不成功的小编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