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认定2018年度佛山市三水区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的通知
关于认定2018年度佛山市三水区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的通知
2019年3月5日
【3.15专题】女神节攻略:如何避免假货,做个美美的“真”女神?(上集)
【3.15专题】女神节攻略:如何避免假货,做个美美的“真”女神?(上集)
2019年3月6日
全部资讯

民谣歌手花粥抄袭,《妈妈要我出嫁》直搬苏联舞团作品

华为Mate X惊艳全球,5G+折叠屏或是手机下一个风口

花粥是谁?熟悉民谣的朋友可能都听过她的名字。93年的妹子,中国内地民谣歌手,独立音乐人。不仅声音清澈干净,而且据说还是个自己作词作曲的才女。

 不过,最近花粥不太平,除了新曲《盗将行》被人痛批歌词狗屁不通之外,一曲《妈妈要我出嫁》,更是将她引入了一场官司当中。网友指出在音乐平台上写着“花粥作词”的歌曲《妈妈要我出嫁》,实际是抄袭了一首前苏联民谣。或者说,根本不是抄袭,而是直接粘贴复制,将别人的劳动成果直接占为己有。

其实,这已经不是花粥第一次被人质疑抄袭了,2018年的作品《出山》就曾被人质疑过,因为这首歌的编曲是来自德国说唱歌手Kram D的《Anders Als Ihr》。不过《出山》这首歌,已由花粥合作者王胜男购买了《Anders Als Ihr》编曲的使用权之后,由花粥重新作曲和填词作成的。

image.png

 而这次的《妈妈要我出嫁》是由前苏联“亚历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演绎,并由薛范进行歌词中文翻译,在作品信息中却完全未出现原创者的信息。

 面对网友的质疑,花粥表示,“《妈妈要我出嫁》是我2012年作曲并翻唱的歌曲,由于2019年之前我没有签署任何公司团队,所有事宜均由我自己及身边朋友打理,在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工作疏漏,导致如今的情况发生,在此向大家正式道歉!并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的经纪公司会及时联系版权方处理好后续事务。”

image.png

花粥的经纪公司也发布声明称,“首先向亚历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及歌词翻译者薛范诚挚的歉意,我们正在积极联系版权所有方及作者,并完全愿意接受一切法律责任,同时我方已联系音乐平台对于《妈妈要我出嫁》这首歌进行下架,感谢大家的监督与指正。”

image.png

然而,原创作品是倾注了原作者的心血和汗水的结晶,而抄袭者只花几秒钟复制粘贴、删减篡改,就将别人的心血“据为己有”,岂是区区几句道歉就能弥补的?


也许大家还不了解音乐著作权,那么禾才君就来给大家普及一下。

所谓音乐著作权是指音乐作品的创作者对其创作的作品依法享有的权利。主要包括:音乐作品的表演权、复制权、广播权、网络传输权等财产权利和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精神权利。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二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


 如果要翻唱他人已有作品,那么一定要获得著作权人的许可,如果翻唱外文歌曲需要将歌词翻译为中文的话须经作者本人同意,并和作者协商有关报酬。

 因此,在花粥《妈妈要我出嫁》这首歌曲中,确实是未经亚历山大罗夫红旗歌舞团及歌词翻译者薛范先生同意发行此首歌曲,所以花粥是侵害了享有者的著作权。

 尼采曾说:“生命没有了音乐,就如同是一场错误。”音乐可以调节我们的生活,也可以温暖我们的心情。为音乐创造一个干净包容的环境,是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Q小编
Q小编
一个一直想瘦但瘦不成功的小编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