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廖涛会见WIPO助理总干事一行
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廖涛会见WIPO助理总干事一行
2018年11月19日
有90%的人都不知道插座可以这样操作
有90%的人都不知道插座可以这样操作
2018年11月20日
全部资讯

新科技革命的到来需用知识产权制度来迎接

新科技革命的到来需用知识产权制度来迎接

  目前,第三次科技革命仍在蓬勃发展,第四次科技革命步伐加快。知识产权正日益成为创新的重要元素。世界经济增长背后的驱动力是技术,但正在让位于市场经济机制所认可的技术创新,即知识产权,这是法律保驾护航的。世界经济增长正在进入“资源驱动 – 资本驱动 – 技术驱动 – 知识产权驱动”的升级模式,而知识产权已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站在新技术革命的风口浪尖上,我们在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醒,如果没有完美的知识产权制度,那将会丢失什么。

  完善保护体系,消除误解和偏见

  历史经验表明,尽管十八世纪末被认为是英国技术革命的所有主要条件在十四世纪几乎普遍存在,但前三次技术革命几乎都与我们无缘。缺乏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制度是现代中国与欧洲和日本之间科技差距扩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新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制定过程经历了一条从无到有、从被动到主动的知识产权制度建设和完善之路。相应地,中国的科技发展和经济增长也经历了从量变到质变的稳步提升的过程。以知识产权制度的代表性专利法为例,自第一部立法以来,中国已进行了三次修订,第四次修订已经在路上。

  1978年,为了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中国的知识产权体系建设开始起步。自1982年以来,它先后发布了商标法、专利法等。从一开始,它几乎建立了符合国际标准的中国知识产权制度,为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做出了巨大贡献。第四次专利法修订正在推进,以解决自专利法实施以来专利保护和应用中的突出问题,有效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增强创新主体对专利保护的信心,充分激发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从专利质量改进、到加强执法力度、加强专利保护、促进专利的使用等完全修改专利法。

  中国政府发布的《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基于大量事实和详细数据表明,我们一直在努力改进知识产权体系。为适应国际规则的变化和升级,不断适应中国国情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创新能力的提高,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增长。目前,中国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知识产权大国,并开始了建设知识产权大国的新征程。在康奈尔大学、欧洲商学院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联合发布的《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中国排名第17,并首次闯入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前20大经济体。知识产权的经济贡献也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 2010年至2014年,中国专利密集型产业增加值26.7万亿元,占GDP的11%。虽然知识产权的经济贡献与发达国家之间仍存在一定的差距,但赶超趋势指日可待。我们在建立知识产权体系方面的努力和成就是显而易见的,WIPO总干事高锐总是赞不绝口。高锐说,中国的发展成就令人惊叹。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建立了一个高级别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而知识产权则是创新和经济发展的动力,它平等对待中外公司。为此,我们也希望外国公共和外资企业能够消除误解,正视和了解中国在建设知识产权体系方面所做的巨大努力和卓越成就,共同致力于保护全人类的创新。

  发展自主创新,引领技术进步

  新技术革命是一个新的挑战和新的机遇。我们再也不能错失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为高科技研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开始在许多领域形成竞争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发达国家都关注我们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的表现。 2017年底,欧洲专利局和德国商学院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专利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数字转化背后的发明》。该报告指出,欧洲、美国和日本的第四次科技革命的领导者,但中国和韩国都是快速追赶者,而且发展速度很快,远超其他地区。这表明,与过去不同,第四次科技革命将有一个多面的领导机构,需要全人类的推动,中国的作用不容忽视。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外国政府部门对中国知识产权的指责不时发生。自1991年第一个美国黑名单知识产权保护成立以来,中国就名列其中。 “特别301报告”一直表示,美国知识产权权利人在中国面临严重问题,难以获得充分有效的保护,难以获得公平公正的市场准入机会,云云。但是稍微留心一点,你会发现他们过去常常指责知识产权保护处于弱势状态,似乎还没把我国的竞争力放在眼里。但此时它转向中方开展所谓的“强制技术转让”,“窃取商业秘密和科技成果”。这些错误的指责表明,有关各方对中国通过正常的技术交流和技术转让获得竞争优势感到不安。

  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前提下,通过技术转让促进技术进步是一个历史性和成熟的国际经验和实践,是一条双赢合作的道路。事实是可以说话。 2017年,中国对外支付知识产权为286亿美元,中国知识产权跨境交易赤字超过200亿美元。中美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大部分贸易顺差来自外资企业和加工贸易。中国公司从加工贸易中获得加工费,而美国公司则从设计、零件供应、营销中获利。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16年,中国以79.6亿美元的价格向美国支付了知识产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的数据,2017年,中国向美国支付了知识产权,费用为71.3亿美元。显然,尽管中国和美国之间存在贸易顺差,但美国实现了盈利盈余。孰赢孰输,不言而喻。

  积极与世界,携手迎接技术革命

总结入世和改革开放的经验,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修改。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和反垄断始终是促进创新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们是不可或缺的。这既是国际规则,也是全球化应遵循的共同价值标准。支持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同时也考虑到大多数成员的关切和要求,确保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宗旨保持不变,基本原则不受挑战,加强自由贸易原则和多边贸易体制。

  更为清醒的是,有必要积极应对外贸经济合作中的摩擦,促进甚至引领国际规则的转变。还应该指出的是,中国需要并有能力抓住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机遇,而且还要建立适应新技术革命的知识产权体系。近年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创建世界一流的商业环境,坚定不移地实施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在刚刚落幕的首届进博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重要主题演讲:“中国将加快出台外商投资法规,完善公开、透明的涉外法律体系,全面深入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中国将尊重国际营商惯例,对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中国将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益,坚决依法惩处侵犯外商合法权益特别是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营商环境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各国都应该努力改进自己的营商环境,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不能总是粉饰自己、指责他人,不能像手电筒那样只照他人、不照自己。”深刻阐述了新时代中国扩大开放、推进经贸合作交流的原则立场和重大举措,为中国对外经贸往来中的知识产权交流提供了根本遵循。

  保护知识产权,我们是认真的、高标准的。我们必须与国际社会携手并进,共同迎接第四次科技革命。

  我们要进一步树立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的理念。解决方案主要是进口货物的知识产权制度的问题,因为“水土不满”所暴露的问题,如权利保护领域的“举证难、赔偿低、周期长”等。知识产权具有中国特色的行政执法、惩罚性赔偿等措施,不仅适应中国国情,而且在信息和人工智能时代,人们对知识产权这一无形财产客体适用民法基本原则的崭新认识呢?这也可能是我们为世界知识产权体系做出贡献的智慧和解决方案。

知识产权数量和质量问题是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的知识产权数量迅速增长,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中国庞大而活跃的创新基础,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等,是这些定量资源的基础。当然,在知识产权专利、商标中,也存在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情况。它们将损害知识产权系统的声誉并吞噬创新的力量。这是一个发展中的问题,我们相信它将通过进一步的发展和改革得到解决。《国家知识产权局办公室关于开展专利申请相关政策专项督查的通知》提出“授权在先、部分资助”的要求,以积极回应这个问题,并将有力地促进知识产权的高质量发展。

  知识产权体系本身也面临着新技术革命带来的挑战。例如,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开放、协作的创新将继续增加。这种合作和共享的概念是否与传统知识产权的独家排他性冲突?第四次科技革命的速度难以预测,新技术层出不穷。在法律仍无法确定具体权利的情况下,科技进步的红利是“法定空白利益”,这个“留白的利益”应该给谁?这些需要通过在实践中应用智慧来解决。

  放眼世界,立足中国,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知识产权体系,这不仅是消除中美误区和偏见的良方,也是抓住新一轮科技的契机、为知识产权强国和世界技术强国建立一个法宝。

卡西本莫
卡西本莫
知识产权解读专家及轻度强迫症患者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