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先看!2020年佛山市制造业企业设备融资租赁专项资金拟补贴名单公示了!
【意见征集】关于征求《广东省重点实验室建设与运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
2020年11月6日
11.2快讯:最高检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全面履行检察职能依法服务和保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意见》。
11.9快讯:最高检组建知识产权检察办公室。
2020年11月9日
全部资讯

申请晚了46天,商标战打了2年:重重围困的华为,又陷商标争夺战

申请晚了46天,商标战打了2年:重重围困的华为,又陷商标争夺战

2020年,是华为最为艰难的一年。

美国对华为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如果说之前的限制还是小试牛刀,那么今年给华为的这一记重拳,真的是打到了华为的三寸。

高端芯片供应被全面切断,5G建设推广堪忧,如果说这些让华为经历了冰雪刺骨的寒冬,那么这次的商标争夺战也算给这场冰雪上撒了一层寒霜。

1. 晚申请了46天的商标

2017年,华为首次向世人展示了搭载于麒麟970芯片上的移动计算架构——HiAI。

通过搭载HiAI,芯片可以通过内置神经处理单元(NPU)可以更快速地识别文字以及图像、场景内容。

2019年,新一代人工智能引擎HiAI3.0发布,可支持多终端共享AI算力,标志着芯片算力再次提高。

然而,HiAI的商标却不在华为手中。

经过查询,第九类“计算机程序”的商品商标,处于亮风台(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手中。

申请晚了46天,商标战打了2年:重重围困的华为又陷商标争夺战

亮风台是何方神圣?

原来,它与华为之间也渊源颇深。HUAWEI HiAI 有超过4000家合作伙伴加入,亮风台就是它的合作伙伴。

2017年5月,双方开始交流合作。2018年,亮风台获华为AR“合作共赢奖”。2019年3月,华为为亮风台颁发了华为“价值合作伙伴奖”。

可是4个月后,2017年9月25日,亮风台却率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第九类“HiAI”商标,等华为在11月10日通过代理机构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同样申请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合作伙伴“坑”了。

但是,商标注册就是先申请先获得原则,因此华为的申请在2018年7月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了。

晚申请了48天的华为,将自己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局面。

2. 三年商标争夺,尚且无果

在华为发现亮风台注册商标后,立刻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对亮风台注册的第26602286号商标宣告无效。

华为认为,亮风台的行为造成了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所禁止的行为。

申请晚了46天,商标战打了2年:重重围困的华为又陷商标争夺战

亮风台辩称,Hi,是英文“你好”的意思,AI是人工智能的英文缩写。Hi与Ai并非臆造词汇,均具有正面意义,同业者共同想到的可能性极高,不应因原告的庞大体量及市场影响力而受到特别优待。

国家知识产权局经过审理,认为亮风台在代理关系的情况下,明知华为将HiAI商标用在智能眼镜(数据处理)等7类商品上,却加以注册,属于《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所指之情形。

也即,就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请人与该他人具有前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该他人商标存在,该他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

因而裁定诉争商标在上述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

也就是说,亮风台在智能眼镜(数据处理)、数据处理设备、处理数字图像用计算机软件、音频和视频设备操作控制用计算机软件、可下载的手机应用软件、网络通讯设备、图像扫描仪商品上的HiAI商标被无效了。

但仍然享有:3D眼镜、头戴式虚拟现实装置、便携式多媒体播放器等商品的商标权。

3. 全部无效不成功,华为上诉失利

虽然华为拿回了一部分商标权,但是依旧没有无效掉亮风台的全部商标权。华为不服气,在2020年6月4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然而此次上诉的结果却并不理想,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布结果:

在亮风台申请HiAI商标之前,华为确实在移动计算架构商品上进行了在先使用,但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华为在3D眼镜、头戴式虚拟现实装置、便携式多媒体播放器这三类商品中也使用了,所以判决维持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裁定,华为一审败诉。

申请晚了46天,商标战打了2年:重重围困的华为又陷商标争夺战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为与亮风台开始进行商标争夺战之后,两家企业都不约而同地进行了商标抢注。亮风台共申请了九个商标,而华为则申请了四十多个。

明明是两个不错的合作伙伴,却因为商标问题而反目成仇,对簿公堂。相比于让商标战牵扯精力,不如两家公司合作起来共谋发展,让中国“芯”和中国算力走向世界。

http://mip.i3geek.com
初七
初七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