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快讯:第27届图博会达成版权贸易协议6788项。
10.12快讯: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服务保障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指导意见》。
2020年10月12日
抢先看!2020年佛山市制造业企业设备融资租赁专项资金拟补贴名单公示了!
【名单公告】共103家!首批知识产权培优工程入库名单
2020年10月12日
全部资讯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2020年10月5日,一年一度的科学界最高盛典——诺贝尔奖“开奖周”拉开了序幕。

本次诺贝尔奖依旧是六个奖项,分别是生理学或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和平奖、经济学奖。

10月7日下午,诺贝尔化学奖揭晓,法国科学家埃马纽埃尔·卡彭蒂耶和美国科学家詹妮弗·杜德纳获奖。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这一结果一经公布,化学圈内人马上升起了一个疑问:同为CRISPR三巨头之一的张锋呢?

 

1、80后青年科学家张锋

之所以很多人联想到张锋,是因为他与这两位获得诺奖的女科学家被圈内称为CRISPR三巨头。

张锋是美籍华人,1982年出生于石家庄,从小就是妥妥的学霸。本科哈佛,博士斯坦福。2017年,年仅35岁的张锋被斯坦福大学升为终身教授,成为麻省理工最年轻的华人终身教授。

可以说,用“年少有为”四个字形容他最是贴切的。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张锋研究的领域是遗传学和神经科学领域,曾经和本次诺奖得主杜德纳和卡彭蒂耶是并肩战斗的队友,他们的研究对象便是CRISPR基因技术。

 

2、神奇的CRISPR

CRISPR究竟是什么?如果不弄清楚这个,就很难理解后面的内容。

根据百科解释:CRISPR是存在于细菌中的一种基因组,该类基因组中含有曾经攻击过该细菌的病毒的基因片段。细菌透过这些基因片段来侦测并抵抗相同病毒的攻击,并摧毁其DNA。这类基因组是细菌免疫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透过这些基因组,人类可以准确且有效地编辑生命体内的部分基因,也就是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

两位科学家的颁奖词中写道:这项技术对生命科学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正在为新的癌症疗法做出贡献,并可能使治愈遗传性疾病的梦想成真。

因此CRISPR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给治愈遗传性疾病提供了可能,也正因如此,这一科学研究才如此被推崇,并在科学领域不断获奖。

1993年,CRISPR第一次被发现。

2012年,杜德娜和卡彭蒂耶共同在Science杂志发表了论文,成功解析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工作原理。

2013年2月,张锋在Science杂志发表论文,他改进了技术,首次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改进并应用于哺乳动物和人类细胞。

2013年11月,埃迪塔斯医药公司在美国成立,杜德纳和张锋同为创始人,该公司的主要目的就是利用包括CRISPR-Cas9基因编辑在内的新技术,通过修改致病基因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本来,这两位伙伴能够共同走下去,没想没过多久,两人就决裂了。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3、CRISPR的专利之争

埃迪塔斯公司成立没多久,杜德纳就单飞出去开了一家与之性质相同的公司——Intellia Therapeutics的公司。

为何要这样?原因显而易见:为了利益。

没错,科学界也有利益,尤其是像CRISPR这样具有广阔前景的技术,其价值更大,也就更容易引起纷争。

张锋与杜德纳最主要的纷争焦点就是专利。

这项技术的专利权究竟应该属于谁?

按照学术界谁先发现就归谁的原则,专利权属于杜德纳和卡彭蒂耶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因为他们发表论文在先,申请专利在先,从哪方面看都比张锋有优势。

但是张锋却扭转了自己被动的局面,他用了三招:

第一,专利拆分。

CRISPR虽然被申请了专利,但其实并未做好专利布局。张锋就将其拆分成几十份专利,形成了一个专利包。

第二,政策利用。

申请专利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于专利有一项新政策,即:专利有效性基于“谁先完成研究”,而非“谁先申请专利”。张锋就将其过去几年的实验记录作为证据,证明自己的研究先于杜德纳的研究。

第三,快捷通道。

虽然杜德纳专利申请早,但张锋走了专利审核的快速通道,让自己的专利早早地被授权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张锋成功拿下了该技术的专利。

 

CRISPR三巨头之一张锋:失掉了诺奖,赢得了专利

 

4、科学技术,是人类的共同财富

其实,任何科学研究,其主要目的都是为了造福人类。而科学家们的研究,无论结果如何,都值得我们为之点赞。

三位科学家为CRISPR技术做出的贡献都是不可估量的,而张锋更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宣布对学术界开放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专利,只要研究不是出于商业目的,就可以随意免费地使用。

这一决定,让CRISPR的研究更为公开化和透明化,也让这一技术有了更快的发展。

目前,张峰所在团队已经成功利用CRISPR疗法开始了先天性黑蒙症10型患者的临床试验,相信不久就会有所突破。

初七
初七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