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2019年高新技术企业正式名单出炉,快来查查你的企业通过了吗?
广东省2019年高新技术企业正式名单出炉,快来查查你的企业通过了吗?
2020年2月21日
2.4快讯:中国诞生的第一个国际知识产权条约:《视听表演北京条约》即将生效。
2.24快讯:深圳海关开展知识产权保护专项行动,重拳打击侵权。
2020年2月24日
全部资讯

奇葩!红牛和加多宝因为商标问题入选“2019年度尴尬饮料企业TOP10”

广东省2019年高新技术企业正式名单出炉,快来查查你的企业通过了吗?

疫情期间,很多人在家都宅得有点闲,所以也总是弄出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

 

我们知道,很多企业爱上荣誉榜单,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难以捉摸,一不小心就误入了奇怪的榜单。

 

近日,运营商财经网评出了“2019年度尴尬饮料企业TOP10”。

 

“尴尬饮料”这是什么东东?打个比方来说,在国内,每个演员都想获得金鸡百花奖,但是有些演员却被授予了“金扫帚奖”。

 

这个“尴尬饮料奖”,就是说在2019年里因为负债、违法等问题名声受到损害的饮料企业,其中汇源、天喔是因为负债,维维、达利是因为欠款,而红牛和加多宝的原因却是因为商标。

奇葩!红牛和加多宝因为商标问题入选“2019年度尴尬饮料企业TOP10”

 

1. 华斌集团的红牛商标之争

 

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华斌集团)要求法院确认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并要求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的全部诉讼请求,天丝医药在此案中“大获全胜”。

奇葩!红牛和加多宝因为商标问题入选“2019年度尴尬饮料企业TOP10”

而泰国天丝与华斌集团的红牛商标其实起源于二十年前。

 

1984年,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彬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中国红牛)。1994年,泰国天丝(泰国红牛)申请注册红牛商标用于饮料生产。1995年,中国红牛与泰国红牛合作,中国拥有了“红牛REDBULL”商标在中国的经营权。在此期间,严彬也还相继成立了3家与红牛相关的公司,包括生产、销售业务。

 

一开始,二者的合作十分密切,二十余年来,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建立了覆盖全国的销售网络及机构,快速打开中国市场,逐步发展成为中国饮料行业的领军品牌。然而,在合作中双方因为商标也互生嫌隙。

 

1995年严彬与泰国天丝签订合同时,就已经规定双方的商标授权日期截至2016年底。2016年以后,双方就商标的纠纷开始凸显。

 

2016年底,“红牛”商标授权到期,但中国红牛依然在生产红牛饮料。于是,泰国红牛以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2017年7月,泰国天丝将红牛在中国国内最大的罐体供应商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同年8月,天丝再次以“生产、销售涉嫌侵害其商标专用权产品”为由,对红牛的几家相关公司提起诉讼。此后,双方之间又爆发了多起诉讼案件。

 

双方互不相让,你争我夺,官司打了2年。2019年11月最新诉讼进展对外曝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驳回中国红牛的全部诉讼请求,包括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的主张以及要求泰国红牛支付37.53亿元的广告宣传费。

 

2. 加多宝和中粮的“战争”

提起商标纷争的饮料品牌,加多宝和王老吉必然榜上有名。

 

不过二者七年的纷争刚告一段落,2019年,加多宝又和中粮集团开始了商标诉讼。

奇葩!红牛和加多宝因为商标问题入选“2019年度尴尬饮料企业TOP10”

事情要从2017年讲起。2017年10月,中粮集团向清远加多宝注资20亿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根据增资计划,中粮包装分三期完成20亿元的增资。同时,加多宝商标的持有公司,即王老吉有限公司需要向清远加多宝转让加多宝商标作为增资,该商标作价30亿元。

 

然而,中粮集团履行了约定,对加多宝多次注资,但王老吉有限公司却迟迟未将商标转让出去,于是中粮集团在2018年7月提出了对加多宝的仲裁申请。

 

经过判决,2019年11月15日,法院判令王老吉马上赔偿中粮集团包装投资人民币约2.3亿元,利息773万元,并将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

 

3. 重视商标,企业才能长远发展

 

虽说很多企业都希望被选入“榜单”里,但如果是这样的榜单,那可真是太打脸了。

 

而且比起欠款和负债问题被选取榜单,因为商标官司被选取“最尴尬饮料榜”的红牛和加多宝可能更加无奈。

 

但是,对于任何企业,尤其是已经发展壮大的企业来说,商标问题都不容小觑。原本企业前途一片大好,经营状况也蒸蒸日上,却因为商标官司导致企业发展受挫,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

 

所以,企业一定要重视商标问题,才能赢得长远发展。

http://mip.i3geek.com
Q小编
Q小编
一个一直想瘦但瘦不成功的小编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