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快讯:北京两公司起诉微信扫码支付侵权案判决出炉:腾讯胜诉。
1.7快讯:“江小白”的七年商标战落幕,江小白公司胜诉。
2020年1月7日
1.2快讯:北京两公司起诉微信扫码支付侵权案判决出炉:腾讯胜诉。
1.8快讯:新进展!我国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3.3件。
2020年1月8日
全部资讯

七年商标战落幕,江小白终于笑到了最后

七年商标战落幕,江小白终于笑到了最后

“我是江小白,生活很简单。”江小白的这句广告语,已经成了他们的文化IP。

七年商标战落幕,江小白终于笑到了最后

江小白虽然很火,但近几年在商标上却吃了不少官司。

 

1. 7年商标战

 

江小白是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旗下江记酒庄的品牌,2012创立,创始人是陶石泉。


自创始以来,江小白一改白酒的传统形象,以“简单包装、精制佳酿”的反奢侈主义产品理念,“简单纯粹,特立独行”的品牌精神,迅速占领了年轻白酒市场。

 

然而,树大招风。市场刚有起色,江小白商标就被人盯上了。盯上它的不是别人,而是与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有过合作的重庆江津酒厂。

 

事情还要从2011年说起,市场未动,商标先行。2011年12月,“江小白”便开始申请了注册商标。2012年上半年,重庆江小白酒业正式委托江津酒厂进行批量生产,营销、销售等环节全权由“江小白”自行承担。

 

2012年底,双方开始就“江小白”商标出现分歧,江津酒厂称陶石泉只是自己的经销商,“江小白”这一品牌应该属于江津酒厂,并要求撤销后来的商标注册。江津酒厂提供的一项证据就是双方的往来邮件中商议“江小白”设计稿的内容,以此证明自己参与了“江小白”的设计。

 

2013年,双方开始历经商标异议程序、商标异议复审程序、商标无效宣告程序。

 

2017年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一审获胜;

 

2018年,商标无效宣告二审失利;

 

2020年,最高人民法院再审,终于获得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支持——“江小白”商标属于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

 

1月6日,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已于1月3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9最高法行再224号),对公司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审理终结,最高人民法院判定江小白公司胜诉。

七年商标战,江小白笑到了最后。

七年商标战落幕,江小白终于笑到了最后

2. 商标归属一波三折

 

“江小白”商标的归属可谓是一波三折,来来去去了好几个回合。

 

一审判决“江小白”商标为江小白公司所有,二审判决商标归江津酒厂所有,终身回到了江小白公司一边,那么判决的一句究竟什么呢?

 

做出一审判决的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院认为江小白公司的诉讼请求及理由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但二审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的上诉主张成立,江津酒厂的上诉主张部分成立,予以支持。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号行政判决,另驳回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江小白公司不服,诉至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江津酒厂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先对诉争商标进行了使用。另外,虽然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存在经销关系,但双方的定制产品销售合同约定新蓝图公司关于定制产品的产品概念、包装设计、广告图案、广告用语、市场推广策划方案等内容,江津公司不享受知识产权,新蓝图公司申请注册“江小白”商标未损害江津酒厂的权利,江津酒厂与新蓝图公司合作期间的往来邮件等证据证明,“江小白”的名称及相关产品设计系由时任新蓝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在先提出。因此做出最终判决: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号行政判决。

 

3. 江湖依旧江小白

虽然自从创立开始,江小白就一直被卷入商标战,但市场却始终未受影响。

 

很多人还纷纷站队江小白,认为重庆江津酒厂对江小白的控诉不可理喻,毕竟是陶石泉一手把“江小白”这一品牌做了起来。在“江小白”大获成功后控诉人家,难免让人联想到搭便车。

 

7年商标战落下帷幕,江小白重归江湖,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Q小编
Q小编
一个一直想瘦但瘦不成功的小编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