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科学技术局关于开展2019年度佛山市企业自建研发机构备案工作的通知
佛山市南海区2019年第一期科技成果登记项目公示
2019年2月25日
“企业精准把握高企全流程”宣讲会成功举行
“企业精准把握高企全流程”宣讲会成功举行
2019年2月27日
全部资讯

“二维码”要收使用费?日本这波操作也没谁了!

“二维码”要收使用费?日本这波操作也没谁了!

以前我们常开玩笑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现在我们更喜欢开的玩笑是:“中国的月亮也很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外国人是这么羡慕中国人的生活,扫码支付就是其中之一。

image.png

无论是话费充值、缴纳水、电、燃气费、订机票订酒店,还是医院挂号、逛街购物,“移动支付”已像春天无所不在的柳絮,以极高渗透率深入到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就连卖白菜、炒栗子、摊煎饼果子和热干面的地边摊,也无需现金,扫一扫立刻拿走。

image.png

“扫码支付”之于中国百姓,似乎已成为一种非常司空见惯的生活模式。

与高铁、共享单车和网购一度被外界称赞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为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看到“扫码支付”的巨大市场和商业价值,日本坐不住了。

有日媒报道称:“支付宝”将在2018年全面登陆日本。新闻一经发布,立即有人发出声明:二维码功能是日本人发明的,日方要重申二维码的专利收益权,向中国人每人收取1分钱。

image.png

What?中国14亿人口,每人1分,这是比躺赚还要爽翻天啊!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主流的QR二维码确实是日本人发明的。1994年,日本丰田汽车在装配时使用的条形码标签的自负储存量无法满足其看板管理系统的电子化,于是腾弘原开发了可以容纳更多信息的二次元编码—也就是俗称的“二维码”。

不过二维码诞生时,并没有得到日本的重视。虽然二维码的发明者当时申请了专利,却未转化为是行业价值。于是他主动放弃了使用权,二维码也就这样被搁置了起来。

在日本遭受冷遇的二维码,却被中国的一位有识之士火眼晶晶发现其蕴藏的价值。这个人就是意锐新创公司的创始人王越。

他曾在日本技术公司工作,接触到二维码后,王越思考了15天后毅然决定:放弃工作,回国创业。

2002年,王越成立了意锐公司,并联合一批北大、清华、哈工大毕业的优秀工程师,共同研发世界上第一款手机二维码引擎。

2003年,“二维码快速识读引擎”获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并申报了条码识读方法和装置的国家专利。

2005年,王越又参与了中国二维码标准的建立,并成为ISO的国际标准。

而向“微信扫一扫”收取专利费则更加不可理喻。

早在2011年,凌空网创始人徐蔚就已经申请“二维码扫一扫”专利,并拿下了中国、美国、日本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二维码扫码技术专利权。也就是说,中国人在商品二维码业务上不存在任何侵权行为。

现如今,二维码支付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形成了庞大的市场规模。难怪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中国在新经济和尖端技术上取得的成功让中国人有理由感到骄傲。

所以,日本想向中国收取二维码专利费,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清辞

卡西本莫
卡西本莫
知识产权解读专家及轻度强迫症患者
政策利用
禾才学术